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士毛月仙四师爷庙

北上之后,当然要在自己地盘走走看看。。。。 这间庙就在士毛月大街,非常容易找到。由于此路是去我亲戚家的必经之路,再加上有餐馆在旁,所以偶尔都会进去看一看。此庙烟火鼎盛,庙观看来也是有一段历史了。以下是仙四师爷的历史,先在此介绍,过后还会有更多仙四师爷庙的出现。 吉隆坡仙四师爷庙据说是为了纪念海山会党领袖惠州人甲必丹盛明利(仙师爷)和叶四先贤,也有说是为了纪念盛明利钟四而建立的。而仙师爷的信仰可说是跨越最多州府的客家人信仰。传说盛明利在1860年被擒牺牲时,颈项喷出来的是白色的血液,他的神化看来典型的会党祖神崇拜,逝世后不久即出现玉帝封神的说法,鼓舞党人战斗。他的香火祠,也早已在他的弟子叶亚来转战吉隆坡后在1868年接任第三任甲必丹之前。即使叶四的玉帝封神说法,也是在叶亚来1873年全盘平定吉隆坡之前。神话出现在天下未定之际,有助鼓励本党取得“天命”。我们根据现存的史料去比较,也可以发现到客家社群以至地方人士针对盛明利的造神运动,也有过一个长期的变化过程。最早出现在芙蓉的说法,仙四师爷似是指盛明利本人而言,证据可以从黎开合1872年送到千古庙的铜钟说明,钟上刻上“玉封四师爷”的字样,而千古庙中的神位及神像都只属盛明利。当地纪录神明事迹的手抄本,亦是称呼盛明利本人为四师爷。但据说叶亚来是在前辈叶四的谦让和推荐下,才能担任第三任吉隆坡华人甲必丹,而叶四本身却不幸于1870年正月敌对集团所杀害,所以后来叶亚来为感念盛明利与叶四的恩和义,便建立仙四师爷庙以褒封他们为仙师爷和四师爷,供奉为地方保护神,各地分香则多以仙师爷为主。12又有一说法指四师爷叫钟炳来,说他是嘉应州人,是叶亚来手下统军的大队长,论功行赏当论第一,却逝于封赏之前。这一说法见于吉隆坡仙四师爷庙1989年出版的特刊,但和S.M.Middlebrook及J.M Gullick据史料记载的“叶亚来专史”(JMBRAS Volume XXIV Part2,英国皇家亚洲学会马来亚分会学刊,1951年7月版)所说的那位“钟炳”的事迹可能有极大出入。专史上没有说明钟炳的籍贯,只说他带领叶亚来的惠州子弟征讨嘉应人。根据张敬文《吉隆坡仙四师爷宫创庙史略》,吉隆坡师爷香火是1864年叶亚来亲往芙蓉阿沙坑恭引到吉隆坡13;等到1882年叶亚来捐地建庙时,这间1883年开光的庙宇,除了仙师爷,也供奉较仙师爷后死殉难的四师爷14;此时海山会党得势,叶亚来位尊权高,盛明利之神圣及叶四之神化,诠释了叶亚来掌权是顺天应人。此庙是吉隆坡的大地主,也一度是华社公益事业的领导处。此后士毛月仙四师爷宫(1894)、加影师爷宫(1898)、新古毛岳山古庙(1891)的仙四师爷神位先后出现,盛明利又成为多个由吉隆坡向外地延伸开发的矿业地区的护境神明。马六甲晋港“和胜宫”又名广福庙,1900年的碑文说明:“本庙地原属福建人何业胜祖地,由何业胜本人献出,又有潮州大埔人余观莲捐出地面结石铺坪”,可见盛明利殉难的四十年后,神化他的信仰圈,已跨越原来的方言群。今日西马共有十二间仙四师爷庙,分布于吉隆坡、雪兰莪州的加影、士毛月、万挠、双文丹、新古毛、龙邦、牙屹十四碑、马六甲、森美兰州亚沙等地。(取自孝恩杂志)

1 comment:

Step said...

你好~我是传播学院的学生,我最近有在收集有关叶亚来的资料,为了我的期末报告~我想请教你对于叶亚来还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吗?